水晶石里出来的CG团队,第一次创业血本无归,第二次创业聊了20分钟就获得吴世春投资

2020-01-09

【内容摘要】毕业到开始二次创业,13年的时间,老毕做过市场,搞过研发;做过高管,创过业;赚过钱也跌过大坑,却始终没离开过CG(计算机图像)领域。

毕恭(人称老毕)有着典型北京人的性格,爽朗、自带幽默。聊天的过程,老毕最喜欢用的一句话口头禅是,“喝顿大酒,开干吧!”

老毕说,创业拿融资这件事从没想过,不是因为不缺钱,是真不知怎么找。找钱的过程,有朋友建议他们去创业大街,在咖啡厅坐着,和自己的合伙人在那儿聊方案,没准儿就有人找上来。事实上,老毕他们真去几次。像模像样在那儿聊了几个小时,根本没投资人搭理。

毕业到开始二次创业,13年的时间,老毕做过市场,搞过研发;做过高管,创过业;赚过钱也跌过大坑,却始终没离开过CG(计算机图像)领域。

2014年,老毕创办了“易绚·模型”,并顺利拿到天使轮和A轮融资。

以下是毕恭口述:

创客ABC

A.他们是谁?

毕恭毕业后在中国市场学会工作。后机缘巧合进入水晶石(CG届一线公司,北京2008年奥运会图像设计服务供应商、北京2008年奥运会开(闭)幕式影像制作运营项目总承包商)商务部。在水晶石工作的4年半期间,做过商务拓展,研发等工作。后创业成立CG项目公司,后团队解散。2014年再度创业,搭建全球化三维数字模型众包平台易绚模型。

B.在做什么?

打造全球化三维数字模型众包平台易绚.模型。整合中国数百万CG设计师成为易绚模型签约合作伙伴。以任务众包模式帮客户完成三维模型。

C.投资人怎么说?

未来3D建模、VR、游戏、动画、电影等需要大量的CG工作,这种技术劳动密集型企业人员,在中国大约有数百万。这种工作有一个特点,需要快速聚集一批人完成建模工作,事后这批人公司也没有养的意义,所以特别适合众包的方式完成。易绚.模型模式出来,我眼前一亮,我觉得对于把CG这个领域挖掘出来是非常有价值的。(梅花天使创始合伙人吴世春)

想给哥几个一人换辆奥迪A6

易绚.模型是我第二次创业,之前有过一次创业失败的经历。

我之前在水晶石工作了近4年,当时研发、市场、大区业务拓展都做过,积累了不少人脉。

从水晶石出来,自己当时也没多想,拿着几万块钱,拉了两个朋友就开始做项目。

起初项目很顺利,因为赶上了2008年奥运会的筹备期,手里接了很多政府项目。我们2007年一年就做了700万收入,比如天津市规划馆的三部片子都是我们做的,一部片子就有100多万收入。

我当时想法是,年底给哥几个一人换辆奥迪A6。

其实当时自己完全不懂管理和企业运营。赚到钱后,先是换大办公室(在中关村铸诚大厦租了个400多平大办公室);接着扩团队,把原来在水晶石工作的许多朋友拉过来了,从不到10个增到30多。

CG技术人员工资很高,设备也很贵,这两项就花掉一大笔钱。钱花出去了,项目却没有进来。2008年奥运会后政府项目少了很多,加上我们缺乏市场拓展能力,企业项目也接的不多,慢慢开始只出不进。

具体不懂到什么程度?比如,我完全不懂财务,一个业务出身的朋友负责这块,她也不懂,就招了个兼职会计。我半年多没看账,她忙着找地儿买房没顾上看,结果年底会计一报帐,我们都傻眼了:账面上只剩下40多万。

没办法,开始裁员、搬家,又坚持了不到半年后,团队慢慢散了。

还想创业,可有点怕了

团队解散后之后,我心里是想再次创业的,但已经有点怕了。

我去了易车负责车企的动画影像服务,也是在那会我才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触互联网。

2009年,校内网、开心网特别火,《阿凡达》的热播又让CG行业回暖,整个市场都活跃了,我当时就想能不能做个CG行业的社群,但想法不成熟,也不认识懂互联网技术的人。

后来认识了我现在的合伙人刘振。他有次和我说,“毕哥你看,我做了个CG-talk论坛”。我一看,和我想运营社群的想法不谋而合。

聊完一周后,刘振拿出来一个成熟的网站给我看,做出来的正是我想要的。

2012年,我和刘振辞职,开始筹备做CG社群的事儿。当时圈内的一个大哥让我过去帮忙,我说我要创业,结果被对方被说了一通。我自己也就犹豫了,因为之前跌过那么大的坑,确实有点怕了。

我被大哥说服了,去了那家国企。做了一年,业绩做的也不错,但明显感觉不适合国企氛围,坚定了创业决心。

项目筹备中,现在的合伙人郑林也加入进来。他在水晶石做了13年,从做模型的新手成为3000万大项目的总监。我们仨凑了200多万,开始做网站。

最开始,我们追求“大而全”。仨人凑一块,往小黑板上不断加功能,设计了媒体资讯、项目、公司黄页、电商、素材等五大板块。

本以为网站上线我们就成了,可上线后发现,用户留存率很低。因为版块太多,内容跟不上,点开一层后就没东西了。

后来和朋友聊,有朋友开导说,你们现在刚起步,人手有限,不能贪多求全,得有所侧重。回来我们就改版,砍掉四个版块,只留项目版,做成一个和58同城类似的CG项目众包平台,可以在平台上发、接任务。很快,平台有了很多用户,两个月交易500万,但发现双方交易这事又和我们没有多大关系。

几小时拿下两家投资方

钱花的差不多后,身边的朋友们建议我们找融资。可是怎么找呢?

身边一个朋友说去创业大街吧,你就在咖啡厅坐着,两个人在那儿聊方案,没准儿就有人找你。我们真去了几次,像模像样在那儿聊了几个小时,发现根本没人看我们。后来经朋友介绍,认识了九合创投的王啸。第一次见面,他非常严肃,看完项目后直接说,“你这个我不投,行业选对了,但商业模式不行,想明白了再来找我再聊。”

后来王啸给我们讲了互联网产品要怎么做。他说,其实核心就是,想清楚定位,找准可量化、可标准化的入口,从入口把市场规模做起来。

听完王啸说的,我们几个回去喝了一顿大酒。商量后,郑林说,做模型呗。模型虽没什么技术含量,但很重要,相当于CG中打地基的。即:用户存在刚需,切口小,流程简单,交易规模不大,人群可控制,高效迅速,可快速出活儿。

调整计划后,又找王啸聊,他其实确定要投了,但当时他没告诉我们。

我们又去找到了梅花创投的吴世春。和吴总见面聊了20分,ppt还没讲完(中间一直提问我们),他就站起来说,一会儿还有个人来,今天先这样。

我当时想,完蛋了,肯定没戏了,PPT都没听完。谁知道下午电话就过来,吴总说梅花决定投你们了,晚上接到了九合创投的电话也来了,说决定和梅花一起投你们。

2014年12月拿到九合创投和梅花天使合投的300万天使投资,投入网站开发,半年后,易绚.模型上线。

未来:IP孵化+服务+“卖人”

目前,我们的盈利模式很简单:向在平台接活儿的技术人员收取成交额15%的服务费。

平台采取一对一匹配任务模式,为保障任务完成质量,注册的技术人员需完成平台的绿卡任务才能接活儿,完成深度测试才能接“大活儿”。目前,平台上通过绿卡任务的人有两万多人,还在以每天100多名的速度递增。

这些数据对于我们来讲只是开始。对于公司未来发展,我们有个“三步走”规划。

第一步就是现在做的,实现模型、骨骼绑定、场景搭建、渲染等环节的平台众包协作,优化CG产业的生态环境,汇集行业高手。

第二步是CG创意产品的孵化、市场推广和买卖。CG高手通常是不会满足于做模型的,他们都想做自己的作品。平台上积累一定的CG高手和外部资源后,我们就可以给他们做孵化,找资源,拓市场,与爱奇艺、优酷等视频网站和游戏公司合作拍电影、动漫,开发游戏。

第三步简称“卖人”。孵化出优秀的作品后,势必出现很多明星CG团队。这时我们就可以和他们签约,利用平台资源,为他们对接客户,进行全球化推广。

中国目前的CG市场有5000亿,仅模型市场国内就有几百亿。而且这是个全球化市场,天花板很高。据官方数据,10年前全球CG产值已达 5000亿美金。

目前易绚.模型团队有20多人,驻扎在丰台科技园。不久后,我们将搬到600多平的新办公区,这次不是砸钱充门面,而是辟出二十多个工位的办公区免费给CG团队,用于小团队孵化。

前不久,我们拿到五岳天下领投,九合跟投的1333万人民币第二轮融资。2016年,我们会拓展业务线,进行市场推广,希望平台能实现1亿的流水。

2015年,一部《大圣归来》让国内CG人走到台前,而他们还有太多牛掰的项目无人知晓。希望通过易绚·模型平台,让“苦逼”的CG人出名,也让《大圣归来》不再孤独。

延伸阅读: 影视投资公司、 影视项目找合作伙伴、 影视项目找投资

相关文章